跌落神坛后曾经的摄影殿堂走上不归路……

其实,近年来,马格南在逐渐改变自己,努力适应新时代的运营方式,不仅开通了微博,创建了自己的官网,还举办了讲座等众多活动。

可以说,马格南图片社创立了新闻摄影的标准,创造了许多伟大的作品。但背后的故事却鲜为人知。

要加入马格南图片社,要经历通讯员(实习生)、提名成员、预备成员、正式成员的磨炼。

在马格南的官网上明确要求:作品能创造的经济价值是次要的,品格和对摄影的献身精神是首要的。

在至少两年期限之后,摄影师必须向更挑剔的同事们组成的评判组交出更有分量的作品。

这次如果有三分之二的成员投赞成票,你就成为一名准会员,但还是没有表决权。

再过至少两年,摄影师需要再提交一份作品组,如果得到所有成员的赞同,才能被邀请进行最后的宣誓。

马格南图片社创始于1947年,它的四个创始人唯一的共同点恐怕就是:他们都热爱摄影。

提出“决定性瞬间”的布列松是法国人,家境富裕,按常理他是绝对不会与那两位贫寒的合伙人有往来的,但布列松是个天生的“叛逆者”;

一方面使得马格南包容差异,对摄影的追求至上——毕竟,摄影是他们之间唯一却最强有力的纽带,另一方面也为它的运营带来了挑战。

但仅在两年后,1956年11月10日,采访拍摄埃及战争时,在乘吉普车穿越战线时被机枪扫射身亡。

在年会上,摄影师们会展示自己上一年的拍摄成果,提交上一年财务报表,并评审那些想要加入图片社的人的作品。

在想象中,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图片社的年会似乎应该有融洽的氛围,精致的食物和环境,大家互相展示评价作品,谈论摄影,交流想法。

五十多个才华横溢、有极强个性的摄影师聚在一起发生的“化学反应”,就是如此激烈。

而每年也有50名摄影师(组织活跃成员大概50人)吵吵嚷嚷地要脱离这个组织。”

在马格南官网上,可以看到,总共有113人记录在案。其中有20名成员解约。

1981就同时退出了三名摄影师,1982年,在马格南待了15年的伯克·乌兹尔也离开了,辞职的时候还欠了马格南10万美元。

扎克曼在采访中说到:“如果你不小心讲了‘艺术家’这三个字,他们都会杀了你,他们认为你不再属于这个团体了。”

一次年会上,对候选人照片的讨论再次点燃了新闻摄影与艺术摄影的争执,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争论,最后,见习生申请名单只通过了一个人。

马格南是个包容的图片社,虽然争论不断,但也吸收了众多优秀的艺术摄影师,比如韦伯和格卢亚克,他们关注各种色彩和形式。

任何收入超过支出的部分,都将通过减少股票比例来抵付,股票持有人支付给机构的经费,只是用来提供针对于自身的服务。

尤金·史密斯在马格南的一段时间里,几乎使马格南濒临破产边缘,可他也拍出了许多经典之作。

伟大的摄影师不一定是伟大的商人,预算的调控和工作的回报往往不是他们考虑的方面。

这样一个殿堂级伟大的图片社,在财政上常常是捉襟见肘,而且成员之间的费用分摊差异悬殊,有时六七位摄影师承担了马格南一半以上的管理费。

20世纪80年代初,马格南又一次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,创始人发布了一份内部备忘文件:“如果我们目前不关注马格南所出现的风气,我们将毁了自己。”

1981年春,里根总统在发表演说后遇刺,只有一名摄影师拍摄到了整个突发事件,那就是马格南的摄影师——萨尔加多。

面对这个爆炸性的新闻,萨尔加多的照片供给的唯一性为马格南带来了这笔天价收入。

这正是偶然性中的必然,能拍到这一时刻并非运气而已,背后是马格南图片社深厚的积累和职业素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