颠覆头马成欧洲杯流行词 先输球不见得是坏事

小组第二,按照理论上,一场输球的经历总是在所难免的。不同的,就是那些小组第二的输球心态。

这个比分让俄罗斯队一下子陷入了被动和质疑,甚至有不少人开始怀念被俄罗斯队所淘汰的英格兰队。“输给西班牙,我并不认为这是个灾难。”希丁克表示,“我们还有两场比赛,我们会把所有的精力用在那两场比赛上。”1:0战胜希腊队,2:0战胜瑞典队,俄罗斯人随后清清爽爽地获得了两场比赛的胜利,而从比赛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能力,居然明显高于那两个对手一筹,以至于有人怀疑,这是希丁克的一种战略。

倘若这果真是那个荷兰老狐狸的战略,那么这就是“田忌赛马”在实战中的又一次经典使用。好钢用在刀刃上,这个时候输球未必就是一种耻辱,或许还是对于对手的一种麻痹。

如果说首轮输球的俄罗斯多少有些心理准备,那么土耳其和意大利的输球则是完全的被动。就民族个性而言,土耳其队从来不轻易向一个对手低头,即使对手是热门葡萄牙队;就实力而言,意大利队不会弱于任何球队,即使对手是荷兰队。尽管首轮输球,但是他们能够把同样的心态转移到第二轮、第三轮来,土耳其两次翻盘,布冯手脚并用把点球挡在门外,并且自己丝毫不浪费裁判给予的点球机会。作为大热门的德国队则是在第二轮忽然打了一个趔趄,但是严谨的德意志人很快就把心态以及状态扭转,在第三轮战胜对手,顺利出线。

足球历史已经证明,素来的小组第二都是不是善茬。因为他们早在小组赛阶段就经历了生死战,几乎从第二轮开始就惟有“必胜”一条路;而像意大利这样的老油条,习惯了0分-1分-3分这样的慢热,还总是能够利用小组对手之间复杂的相互关系,算计下来,蓝军获得好处的时候要比“被做掉”多。

在小组赛中的输球,对于这些小组第二而言并不全是坏事情,绝境可以催生潜力。而过早地进入生死战状态,更能够让他们在身体、心理等各方面适应淘汰赛的残酷性。“我们的球员刚刚经历了两场生死战,虽然显得疲劳,但是他们全体都很亢奋。”特里姆这样介绍他的土耳其队。而在另一边,克罗地亚则让他的主力们获得了近乎一周的休息。“(缺席最后一轮小组赛)让我们的主力避免了黄牌和疲劳,但是很明显他们进入状态的速度不如对手。”比利奇在赛后承认,“休息,或许我们错了?这并不是联赛。”

奇怪的是,小组第二在淘汰赛的前一刻钟总是让小组第一们感到极端不适应。高速的跑动,让小组第一陷入了小组第二安排下的节奏,这种节奏上的被动,或许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失败。“谁都没有想到,俄罗斯人一开始会压着我们打来。”范尼斯特鲁伊在赛后沮丧地承认,“没想到”总是小组第一的借口。

葡萄牙、克罗地亚、荷兰、西班牙,小组第一的味道挺好。至少在两连胜之后,可以站在高处,看着其他队陷于水深火热之中,等着自己来影响他们的命运。在最后一轮用替补,以逸待劳,冷不丁儿地还能拿到一场胜利,这样的感觉简直有如拜将封侯。只是,将侯未必就是王者,小组第一倒有如八旗子弟,虽有贵族血统却懈怠了。

似乎总有这么一种思维定式:欧锦赛的冠军一定是能够赢得所有对手的,不能有过输球经历的。正是这么一种想法,让小组第一的球队洋洋自得,认为自己才有资格问鼎天下。殊不知,若是最后的冠军不让输球,那规则还让小组第二出线做什么?小组第二,给失足的强队一个机会,也给了整个格局预留一些戏剧性的场面。“小组能够这么出线,我们的球迷已经对我们很满意了。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,负担都在对手那儿。”土耳其人具有强悍的精神力,但其实他们的心态非常平和,“我们的球迷都是懂球的,他们知道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只是对于小组第一而言,他们一方面享受着被捧上天的快感,另一方面则在无形中感受到压力。就在德国队和葡萄牙队赛前,德国人包括队长巴拉克在内就服软:“葡萄牙队很强大,我们要以弱者的心态来拼对手。”大丈夫能屈能伸,在语言上做矮子,在行动中做巨人,德国人的狡黠也让大热门葡萄牙队吃了亏。《图片报》在那场赛后就掩着嘴巴笑:“难道他们不知道,这也是比赛的一部分么?最后能够赢球,过程并不重要。”

本报维也纳6月22日专电(特派记者吴筠)如果把昨晚两支队伍的球衣换一换,踢得更像荷兰的俄罗斯很有可能就被人误认为是正牌荷兰队,而踢得无精打采的荷兰队则更像是近年来人们印象中的俄罗斯队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